德国频道
查看: 157|回复: 0

远华案随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6.1.2009 03: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远华案随想    杨十郎
按:本文是八年前写的文稿,因某些原因未能面世,现录入,以备查。
远华案金额如此之巨(案值530亿),涉及官员如此之多(仅处死刑者就达十几人之多),如此之“吉尼斯”,不管谁都会“有感”的。但据最近“庄周”先生所言写“有感”“一是危险”(丁玲《三八节有感》),二是一般人“不配”。不配写“有感”,随想一下不就可避此二端么。
       一  腐败在前进
远华案暴露了,虽然从多方面创造了“历史新纪录”,但当我们回味哲人的“历史在某些方面‘总是重复’”的论断时,却苦于找不到参照系——即或有个别如清朝和珅之贪欲可与之匹敌者,但却难于找到如此规模系统腐败的事例。忽然柏拉图提醒了我:“历史绝不会重复”!
远华案——厦门关区走私案,决不能拿1830年彼得堡上演的《钦差大臣》中所揭露的那个边远市来比。虽然那个市市长、法院院长、邮政局长、慈善医院院长等都腐败了,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腐败啊——那不过是农奴制上的一群脓包。诚然市长、法院院长都贪,也不过进商店“见什么就拿什么”,收贿也不过“几条小猎狗”。这些抵得上今日那十几位被判处死刑者收受贿赂几十万到几百万的零头么?陶布钦斯基所有孩子都活像法官那不过是偷偷摸摸的勾当。厦门的官儿要玩,赖昌星干脆包了官儿情妇的一切开销。邮政局长只不过就私自拆拆信件,大不了遵市长之命发现控诉状、告密信就扣留下来,但厦门的官儿却可直接通知犯罪集团首犯逃跑。
想一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规模: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海关关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福建省银行分行行长、厦门分行行长……都一个劲儿犯大罪。
社会在前进,腐败也在日新月异。犹如在今日高科技条件下,消灭病毒固然有了新招,但病毒也在变异,除甲肝、乙肝之外还有人类防不甚防的丙肝、丁肝……丙肝、丁肝就丙肝、丁肝吧,可现在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一块儿都来了。
历史未重复,腐败在前进,旣未虚张声势,而且不含半点水分。
       二  “共产党敌人”索检
每个政权都有各自的敌人。共产党政权的存在,首先就有赖于打倒蒋介石。之后的“肃反”,不过是除残去秽而已。解放后我们花大力气对付的还是党内外的知识层。思想改造也好,交红心也罢,还不是对“反党”“亲党”这么个问题放不下心。首先是镇压胡风反革命集团——所谓反革命武器也不过是那么个“三十万言”的“意见书”。然后是反右派斗争。右派武器库中的鞭、锏、瓜、锤,刀、枪、剑、戢也不过是黄绍竑的“以党代政”,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罗隆基的“平反委员会”,储安平的“党天下”。但事实证明这些东西并不是洪水猛兽可以倾覆共产党的天下者。(详见叶永烈《反右派斗争始末》)而有好些观点已为今日的大政方针之组成部分。以后的“社教”“文革”所反的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党内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更为历史证明,那更说不上是共产党的敌人。
不是敌人,权当作“敌人”吧,但是把以上所有“敌人”加在一起也并没有曾经或者有可能把共产党怎么样。而今日厦门港区一个小小的赖昌星,小学文化程度,离知识分子还差十万八千里,也并没有博士、硕士为之“谋划于密室”,也未见当年的右派子孙为之“点火于基层”,然而他却能系统地解除一大片共产党干部的武装,乖乖地被他牵着鼻子走。想想看,案值五百三十个亿!一连串要员:党委、政府、公安、海关、银行……都包括在内。这足够组成共产党的一片天。
毛泽东以前乐于引用“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可秀才还没造反,就冤死了一大片。真正“造反”的不是秀才,到干出大事来,才使我们大吃一惊。
“奴隶制不须使用暴力就自行消失”(恩格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176)那是生产力发展的功绩。暴力(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把它与“一种政治行为”等同,同上书p173)不能作到的,经济力却能干得得心应手。虽然这回通过赖昌星是它的扭曲形式的表现。
         三  风化的遗训与风化的血迹
日本,1896年6月15日,岩手县三陆地区遭受海啸袭击,死亡人数达2.7122万8891户的房屋遭到毁坏,7032艘船舶受损。为了告诫后来者,警示碑上镌刻着:“在发生大海啸时,海水曾经到过这里,因此,不准在此地以下建造房屋。”
然而,一百多年过去了,人们并未听从这种警告,不该建房之处反而高楼林立。日本一位学者称之为“古人遗训被风化”(《失败学的启示》)。
为了惩治腐败,历届党中央下了大决心,从处死刘青山、张子善到处治胡长青、李乘龙、成克杰•••••••但尸灰未冷,血迹早已风化了。后来者总是视而不见。这回厦门关区将鸣响的十四响枪声(已听到七响)简直可以说利益所在,大有前赴后继之势。
要洞悉个中动力,不妨借马克思《资本论•资本的原始积累》(包括边注)中的话来一个集句:行政力量它“本身也是一种经济力”,而且用这种手段去谋取私利时,“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由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有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如果以每个公务员的工资为1000元计的话远华案中的受贿少则是工资的500倍以上(庄如顺受贿54.5万),多的则已超过了八千倍(吴宇波受贿874.2万元)。难怪即或前面有死尸也当视若馥郁之花丛而奔赴之。比较而言韩非子所言就浅见了。什么“予汝天下而杀汝身,庸人不为也”(《韩非子•内儲说上》)!庸人不为,有大权者还是要争着去干的。
                                      2000年11月16日
.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7.2022 11:25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