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频道
查看: 149|回复: 0

火光映照下的灵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9.1.2009 03: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光映照下的灵魂  杨十郎
     
          .魔鬼身上的上帝与“特殊材料”身上的魔鬼
   
   1994128日克拉玛依友谊厅的大火活活烧死了325,令人震惊的是其中有288名少年儿童.他们已度过了雨果说的“大人们害怕的,只能引起孩子们的好奇心”的年龄,但他们面对大火“凄惨的呼救和挣扎声”却不能震动在场的十多名市领导干部(报道说多是党员)的心。
   相反,一个被共和国军队追捕的旺岱叛军首领朗得纳克候爵却为了烈火中的三个孩子的生命甘愿从石门回到铁门,冒着危险一个一个地把小孩从大火中救了出来.他的这种英勇举动使“所有的旁观者都战栗起来”,觉得他高大。而雨果则称这一举动是“魔鬼身上的上帝”(<<九三年>>)
   共产党人曾经被毫无愧疚地称为“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现在一些“特殊才料”在克市大火的照耀下却显出了心灵深处的魔鬼。难怪记者要惊呼:“在现场的领导干部奇迹般地生还,没有一人在烈火中救助他人的壮举。”魔鬼身上出现上帝也许是偶然,但毕竟也是闪光;“特殊材料”身上出现了魔鬼而且是在一个关键时刻并且纯然一色的淡漠,这却是悲剧。

           二·“民莫之死”与领导莫之死

革命战争年代多有这样的场面:还乡团抓去了知情老百姓的母亲、弟弟作人质,要知情者供出潜藏的革命者来。但就这么一个普通老百姓却忍着巨大的悲痛亲眼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杀害而宁愿革命的火种保存下来。这是革命和老百姓伟大的颂歌。
战国时,邹国与鲁国争斗,穆公感到奇怪的是“吾有司(吃衙门饭的官员)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老百姓“疾视其长上之死而不救”,孟子说那是君不行仁政,“上慢而残下”不关心老百姓死活造成的。
鲜明的对比是新历史与旧历史的不同折光。更鲜明更强烈的对照却是克市大火中“在场的领导干部奇迹般地全部生还”,死的却是325个老百姓,其中还有288个少年儿童。我荒唐地推测一番:万一又回到残酷的战争年代,那“全部生还”的领导又有了危难,会不会出现“有司死者三十三人而民莫之死”的历史景观呢?

                     
     三.党性.人性与官性

毛泽东说“我们的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利益工作的”,又说“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为人民服务》)。这可说是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之一。为实践这条原则,我们面前立即就浮现出周恩来、焦裕禄、雷锋等一系列光辉形象。这是党性的光辉也是党的光辉。
1870年,“诺曼底”号邮船和“玛丽”号在迷茫的大海上相撞了,沉船的命运不可避免,只有20分钟是属于全船61条生命的。船上一片惊恐、荒乱。但哈尔威船长放下救生艇并大声断喝:妇女儿童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员断后。有谁敢抢在妇女儿童之前者立即枪毙。此所谓人道主义的人性善之美。
当今有的劫机犯也首先从人质中放出妇女儿童。此所谓人性未泯,人道犹存。
然而在克市大火中却响着一个异常的声音...“同学们,让领导先走.......”果然,十几个领导安全挤出了“那塞满孩子的唯一出口”,在官性至高,官架至大,官命至贵的三至心态下,288个少年儿童却死于非命。
完善的纯洁的党性是应该包含丰富的人道与人性的,可这儿官性一膨胀就把一切都输光了。
克市大火还真能映照人的灵魂呢!
                      《群言》1995年第八期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7.2022 11:01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