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频道
查看: 144|回复: 0

要提防“狗X的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2009 01: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堤防“狗×的水”        杨十郎       “狗×的粮食!”这话分明不雅。但我借来一用却又分明表明我们曾经经历过对粮食的无奈岁月。小说家刘恒曾以“狗日的粮食”为题写过一篇短篇小说,84年还获了全国奖。
“国骂”,照鲁迅先生《论“他妈的!”》中的说法,“攻击高门大族的坚固堡垒,却去瞄准他的血统”实在是出于对“高门大族”的无奈。他们“讲究阀阅”,讲究“承祖宗余荫”。在这点上,庶民中的“俊才”“也不能和大姓比并”,于是只好“奇谲”地“瞄准他的血统”。把粮食人格化,说一声“狗×的”,正是无可奈何的心理反映。谁叫你人口多!谁叫你生产力低!
刘恒的小说讲农民扬大宽以二百斤谷换回一个极丑的长了个“瘿袋”的女人。这女人十分能干。但当他们养下四个女儿两个儿子时,“撂一炕瘪肚子”,这夫妻就只剩下叹息了。
缺粮日子的艰难,现今四十岁以上的人是深有体会的。这生有“瘿袋”的女人曾从一小队演习部队驮山炮的骡子屁股下接回一篮热粪——今日四十岁以下的读者怎么猜也猜不着这騾粪可能有的用途,即或把谜底给他说了,他也不会信。“瘿袋”把騾粪拿到河里去淘,漂去草棍儿和渣子把余下的骡子没消化掉的碎玉米粒儿掺到煮杏叶儿的锅里当粮吃。
岁月的艰难,艰难在缺粮食。62年我教书,有一个学生的作文中有一句“要是石头能吃,多好”,给我,也给历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是屋漏又遭连夜雨,这顶会算计的女人却把返销粮证丢失了。每人20斤,全家就是160斤,这几乎等于她的身价。她“跌倒地上吐沫儿”,昏厥了。被救醒后,她又在来的路上“打了两个来回,把十几里山道上每块石头都摸了”,仍然不见购粮证的影子。就为这“活生生丢了口粮”,她被丈夫“往死里揍”了一顿。她服毒了,她觉得愧对全家。临死时她留下了难以听清的遗言:“狗×的粮………食……”
这句话可以说是现代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苦难的最高概括。从另一方面讲也是当今改革开放的最大颂歌。以前,为了粮食,有的自命清高之士也做过窃贼(当然只限于窃点瓜菜);为了果腹,有人故意犯罪创造吃囚粮的条件。张贤亮还写了饥饿文学生动的一章。
前车是后车之鉴,前面的粮食问题作为后面的水的问题的一面镜子,我想应该是顺理成章的。我国是一个水资源贫乏的国家。总量仅为28万立方米,人均占有量约为2900立方米,在世界所有国家中排名第88位,仅为世界人均占有量的1/4,美国的1/5,前苏联的1/7。在我们的600个大中城市中有一半多在不同程度上缺水,有一百个城市严重缺水。然而这远远还没引起我们有些地区有些部门急功近利者的注意,他们没丁点儿水危机感。丝毫也没把净化环境、保护环境从而保护水资源放在心上。使我们宜于饮用的水越来越少。去年某市已传来警号:一塑料桶水20元,并且已经有人买矿泉水煮面条吃。
“狗×的粮食!”已成为不可理喻的历史;但愿将来我们不会惊叹、埋怨、咒骂一声:“狗×的水!”

站点信息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Comsenz Inc.

GMT+1, 1.7.2022 11:35

关于我们|Apps

() 开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